1950万债权申报竟敢玩虚的醉清铃

1950万债权申报竟敢玩虚的醉清铃

1950万债权申报竟敢玩虚的醉清铃

2019年2月18日

tomcat

新闻

原本以为自己精心策划的骗局可以瞒天过海,到头来这场“假官司”输得一败涂地,还因此获罪判刑,得不偿失。

2012年4月20日,胡学明被吴江市人民法院以妨害作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突然冒出来的债权人

徐卫华是吴江市盛泽镇人。

2008年初,嘉善天凝金叶房产开发有限公司和嘉善天凝市场建设有限公司经人介绍向徐卫华借款共计1050万元,并由黄山市龙洲旅游事业发展有限公司为上述借款提供保证担保。

由于借款到期后,两家公司无力承担还款责任。

2009年,徐卫华向吴江市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吴江市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判令两被告公司及保证人归还借款本息。

随后,徐卫华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2010年,法院依法查封了保证人黄山市龙洲旅游事业发展有限公司名下的财产准备拍卖后执行。

执行法官告诉徐卫华拍卖查封资产后,他的债权基本上能实现。

眼看自己近两年的努力就要有回报了,徐卫华心里的一块大石总算落了地。

可谁曾想,他很快就又高兴不起来了。

原来,执行法官告诉他,又有两名债权人张某和徐某申请参与执行财产的分配,而且这两名债权人的债权总额达1950万元。

也就是说黄山市龙洲旅游事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资产并不足以偿付上述债权,这两名突然冒出来的债权人将分走大部分资产。

徐卫华傻眼了,他怎么也想不通。

自己辛辛苦苦打了近两年的官司,被执行人名下的财产也是他申请法院查封的,怎么那么巧就在执行的节骨眼上被别人一起分割了呢?

到手的钱马上就要打个三折了,这不是怪事嘛?

细致调查,疑点直指造假

2011年6月9日,徐卫华拿着这两个突然冒出来的债权人申请参与执行分配的依据即两份调解书来到了吴江市人民检察院进行申诉。

检察官拿着这两份调解书仔细研究了起来。

两份调解书都是由吴江市人民法院作出的,两起案件的被告都是一样的,起诉时间为同一天,调解书的内容也相差不大。

凭着多年的工作经验,检察官认为这两起案件很可疑。

检察官调阅案件卷宗材料后发现了疑点:一是这两起案件的原告徐某和张某好像是约好的一样,都是在执行法院查封了黄山市龙洲旅游事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资产后才提起的诉讼,而且都是在同一天向法院提起的诉讼。

如此巧合,令人费解?

二是这两起案件的被告都是胡学明与黄山市龙洲旅游事业发展有限公司,且黄山市龙洲旅游事业发展有限公司都是作为胡学明借款的保证人而承担责任。

三是两份调解书中都约定“在两被告未全额偿还原告借款前,两被告不得互相追偿”。

承担了保证责任,在未全额偿还的情况下不得追偿,这亦与常理不合,令人不解。

三个疑点同时出现,显得极为不合常理。

检察官通过分析,认为要想排除这些疑点就要弄清楚这两起案件中所涉及的债权是否为真实的债权债务关系。

主动出击,剑指虚假诉讼

吴江市人民检察院为了查清案件事实真相,迅速调阅了原审法院调解卷宗,并向徐卫华了解本案相关情况,掌握本案债权人、债务人的经济能力,了解黄山龙洲旅游公司的相关情况。

随后,吴江市检察院派出三个调查小组同时对本案进行了调查。

其中一组了解到黄山龙洲旅游公司75%的股权是2008年11月由浙江人金美生转让给胡学明个人的,公司另外25%的股权则是在股东陈书手里。

而在原审卷宗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黄山龙洲旅游公司为胡学明的个人借款做担保是经过另一股东陈书认可或者股东会的决议通过的。

为此,检察官远赴安徽黄山找到黄山龙洲旅游公司的另一股东陈书,了解到胡学明以黄山龙洲旅游公司名义为上述两笔个人借款作担保,事先都未征得陈书同意,事后也未得到追认。

另一调查组则到银行查询了胡学明与徐某、张某账户相关资金的往来情况。

调查后发现虽然徐某账户上有诉讼涉及金额的钱款打到胡学明账户上,但是在当天也有同样金额的钱款先从胡学明账户打入徐某账户。

第三组调查人员则直接找到徐某,晓之以利害关系后,徐某主动承认了自己与胡学明串通,欲非法谋求黄山龙洲旅游公司资产的事实。

调查至此,检察官已可断定这两起案件中至少有一件是虚假诉讼。

竹篮打水一场空

接下来,检察官直接对胡学明进行了询问。

本以为可以瞒天过海的胡学明在确凿的调查事实面前,难以自圆其说,最终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责任编辑:admin)

1950万债权玩虚申报竟敢

Previous吴江三项重点民生工程投用半导体论坛


Related posts